唯有杜康

不做无病呻吟。

东吴日常

孙策是个傻子。 
 
 十足的傻子。 
 
 周瑜如是想着,然后孙策那张傻兮兮的脸凑了过来,冲他骚兮兮的笑:“公瑾快来玩啊!” 
 
 “不玩。”果断回绝。 
 
 孙策刚刚做了一个十分无聊的决定,以增强体格为理由,和他的弟弟孙权打了起来,输了就要被胜者用毛笔在脸上画画。 
 
 孙权怎么能斗过常年在战场上厮杀的长兄呢?于是孙权还有些肉乎乎的小脸上就多了只黑毛龟。偏偏这小孩子还挺犟,咬着下唇要求再打一局,眼中的泪水在打转,欲哭不哭的表情看着让人心生怜悯。 
 
 然后脸上多了撇小胡子。 
 
 孙策也真是幼稚。周瑜长叹了一口气,揉揉孙权的小脑袋瓜,柔声安慰道:“仲谋乖,不跟这个幼稚鬼哥哥玩,公瑾哥哥带你去吃桂花糕好不好?” 
 
 “不好!我要公瑾哥哥帮我报仇!!!”孙权扯着周瑜的袖子喊道。 
 
 “哦哟!小鬼打不过人就喊外援啊!!!公瑾你看这是这个臭小鬼咬的!啊呀好疼啊!我也要公瑾替我报仇!!!”孙策见状也大喊道,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。 
 
 于是两个幼稚鬼又吵起来了。 
 
 “说真的,咱俩来比一场呗。”声嘶力竭的逗了弟弟一会儿后,孙策突然对周瑜道。眼中炽热,混杂着渴望和爱慕。 
 
 周瑜发现他无法拒绝,就略略点了头,接过孙策递给他的长剑 ,指尖的接触带来惊心动魄的温度。 
 
 长剑出鞘,锋芒毕露。若舞梨花,白雪纷纷,剑锋相交之间是冷兵器独有的清脆声响。周瑜一个侧身,堪堪躲过刺来的剑,抬腕将剑击开,又迅速下蹲避开横扫过来的剑身,单手撑地一个扫堂腿,孙策措不及防被绊倒,扔了手里的剑,掣出腰间的短匕将周瑜撞倒在地。 
 
 “砰”短促的一声脆响,周瑜眼疾手快抓过手边孙策扔掉的剑横在胸口,正好和匕刃抵在一起。 
 
 两人眼里都是酣畅淋漓的痛快。孙策丢了匕首,从周瑜身上翻下来,和他并排躺着。接着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:“公瑾武艺见长啊!!!” 
 
 周瑜喘着粗气,胸口剧烈起伏着,嘴角扯出一个笑来:“伯符谬赞了,不愧是小霸王。” 
 
 “你说这算谁赢了?”两人同时扭过脸来问对方。 
 
 “当然是我啊。”理所当然的回答。 
 
 两个人于是就双双鲤鱼打挺起身,为谁赢了这个问题争了起来。要是放在几年前,就算是打死周瑜,他也不会相信自己会这么幼稚。 
 
 “我不管,我在你上面就是我赢了!”孙策一句话堵得周瑜咬牙切齿,偏偏又无法反驳。 
 
 看着周瑜气结的表情孙策大手一勾,勾着周瑜的肩膀大笑:“走,吃桂花糕去!” 
 
 “公瑾哥哥我们不带孙策去吃!”孙权屁颠屁颠的跟上,怂恿道。 
 
 “臭小鬼!哥哥我平时白疼你了!”孙策凶道。 
 
 “好,我们吃完让他付钱。”周瑜应道。 
 
 “啊啊公瑾我错了!!!是你赢了是你赢了!!!” 
 
 今天的东吴也是格外的喧嚣啊。 
 
感谢您能看到这里。真的不打算给个评论吗?

评论(4)

热度(5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