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有杜康

不做无病呻吟。

随笔(私心打了策瑜tag……)

策哥
  江东小霸王该是怎样一个恣意而又耀眼的存在。
  十七岁的少年策马扬鞭,在阳光下都要散发着金光,血红的战袍与那面绣着“孙”字的旌旗在空中上下翻飞,他的眉间是凯旋而归的笑,眼中是睥睨众者的笑,唇边是沐着荣光的笑,完完全全的张扬模样。
  他迎着光,握着枪的手青筋清晰可辨,蜿蜒遒劲延伸至那一小节露出的、线条流畅的小臂。孙策蓦然扬起手臂,用力挥向苍穹:“这汉天下要改姓了!”
  “伯符。”有人唤他。
  孙策侧过头来,束起的发随着他的动作伴着风在他脸颊乱舞,十七岁少年还是青涩的模样,但是已然长开了,多了些坚毅骄傲的英姿。看到来人,他笑,露出一排整齐的白牙齿,英气的剑眉多了些温柔,眼睛里有碎星光在闪:“公瑾。”
  多好啊。

评论(5)

热度(7)